每日經濟新聞
重磅

每經網首頁 > 重磅 > 正文

車企難過軟件關,大眾會重蹈諾基亞覆轍嗎?

36氪 2020-05-22 10:10:02

圖片來源:每經記者 李星 攝

大眾汽車集團的軟件問題從電動車蔓延至燃油車,近日,第八代高爾夫MK8宣布暫停交付。

“在內部檢查過程中,我們發現個別Golf 8車輛可能會遇到來自控制單元或在線連接單元(OCU3)上的不可靠數據傳輸,這導致eCall /緊急呼叫助手的全部功能不能保證實現。”大眾方面稱。

eCall軟件系統可以使車輛在發生事故時能夠與緊急服務聯系,歐盟法規規定2018年4月起生產的新車須配備該緊急呼叫軟件。 

目前,大眾方面并不清楚受軟件問題影響的車輛數量,而該款車型在沃爾夫斯堡的生產工作并沒有停止,下線的車輛將臨時停放在公司停車場。此外,大眾旗下斯柯達品牌的第四代明銳車型也出現類似狀況,該款車型尚未開始大規模交付。 

大眾投入巨大資金和人力去闖軟件關,為何卻屢戰屢???

大眾距離“車輪上的iphone”,至少隔著一個特斯拉

這并非大眾第一次為軟件問題頭疼。

備受矚目的經典車型第八代高爾夫,原本計劃2019年9月在法蘭克福車展期間亮相,但因軟件問題,大眾不得不將其亮相時間推遲至去年10月24日。同時,該款車型2019年的產量也大打折扣,從預期的10萬輛跌落至不足8400輛。

被大眾寄予厚望、甚至有“特斯拉殺手”之稱的ID.3電動汽車,自2019年11月投產以來也一直飽受軟件問題困擾。去年12月,由于面臨大量的軟件升級問題,ID.3生產遇到“前所未有”的困難。

受此影響,大眾首款基于MEB純電動平臺打造的電動汽車,交付頻頻跳票。

今年2月,3萬輛ID.3被曝或因軟件問題放棄夏季上市計劃。德國《經理人》雜志當時報道稱,截至2月底,大眾數百名試駕員每天報告的錯誤多達300個,有超1萬名技術人員在解決這些問題,而ID.3的發布時間最終可能推遲長達一年。 

“將強大的軟件集成到大眾汽車的新模型中,比給汽車通電要困難得多。”大眾集團CEO赫伯特·迪斯在今年4月的一次內部交流會上承認。

面對艱巨的數字化轉型任務,這家傳統汽車制造商轉身態度堅決。

2019年6月,大眾汽車集團成立獨立軟件部門Car.Software,在集團內為汽車軟件和數字生態系統開發軟件,相關聯營公司和子公司的約3000位數字專家被歸入此部門。今年3月,迪斯透露軟件部門的研發人員到2025年將增至1萬人,較原計劃的5000人翻倍。

按照大眾集團規劃,到2025年,軟件部門自主研發的汽車軟件份額將從今年年初的不足10%,提高至不低于60%。為達到這一目標,大眾集團專門撥款70億歐元注入該平臺的技術研發。目前,大眾內部已經組建新的軟件部門,以實施“追趕特斯拉計劃”。

“大眾需要加速業務改革,以避免成為諾基亞。”迪斯強調,軟件將占據未來汽車創新的90%,汽車將成為最重要的移動設備,成為“車輪上的iphone”。

但面對智能汽車領域當之無愧的霸主特斯拉,大眾幾乎沒有一擊之力。奔跑在全球各地的50萬輛特斯拉智能汽車像一個巨大的神經網絡,它們連續收集數據,并每隔14天為用戶提供具有改進特性的新駕駛體驗,“沒有其他汽車制造商能做到這一點”。

迪斯承認,“大眾想追上特斯拉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”大眾距離成為“車輪上的iphone”,還至少隔著一個特斯拉。

摸著石頭過河

包括大眾集團在內的全球頭部汽車制造商,正在籌劃一場向軟件公司轉型的劇變。

在2019年的北美CES展上,戴姆勒首席執行官康林松將奔馳重新定位為“一家軟件運營公司”。寶馬稱未來將專注于研發電動汽車等技術,推動軟件和技術服務創新。美國汽車巨頭通用汽車則在探索通過高利潤率的服務,降低對傳統制造業的依賴。 

在這場轉型中,中國汽車制造商也表現積極。產銷規模最大、A股市值最高的上汽集團,專門設立了CGO(首席增長官)一職,推進數字化業務。長城汽車此前成立了一級部門數字化中心(GDC),整合旗下技術中心和營銷中心資源,蓄力一場大規模的數字化轉型。 

但對于傳統汽車制造商來說,這場從自制動力總成到自制車載大腦的轉變,任務艱巨且沒有經驗可尋,挑戰重重。

今年2月,通用汽車宣布因剎車控制軟件問題,在全球第二次召回約16.2萬輛汽車。該公司向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(NHTAS)提交的文件顯示,如果汽車通過通用汽車的手機應用遠程啟動,或者司機上車后等5分鐘或更長時間才啟動汽車,該軟件可能會使電動制動輔助系統失效。

即便是已經靠賣軟件回血10億美金的電動車標桿企業特斯拉,也是摸著石頭過河,一邊享受軟件紅利,一邊攻克軟件難關。

5月13日,特斯拉多位車主發微博稱,特斯拉App出現大面積宕機崩潰情況,致使手機無法與車輛鏈接,手機鑰匙失效,車主無法獲取車輛信息、無法點亮車內儀表盤、中控屏。這導致特斯拉車主不得不處于“盲開”狀態。 

在軟件宕機情形之外,特斯拉車載系統安全疑云也并未散去。去年8月,美國商業媒體Business Insider報道稱,兩個蒙面小偷在車載計算機系統做手腳,30秒內偷盜一輛已上鎖的特斯拉 Model S。今年1月,騰訊科恩實驗室指出,Model S上的Parrot模塊存在兩個漏洞,攻擊者可借此通過無線協議遠程攻入特斯拉車載系統。

摩根士丹利分析師亞當·喬納斯日前表示,2020年全球汽車行業充滿挑戰,許多投資者正在以全新的視角比較傳統車企與特斯拉的吸引力。該機構一項調查顯示,有54%的汽車行業投資者押注特斯拉會領導傳統車企的轉型。

一位知乎認證為“吉利電子電器架構師”的人士此前向未來汽車日報(ID:auto-time)分析稱,傳統車企想轉型軟件開發,行業壁壘并不容易破除。他認為,如果車企想繞開擁有數十年開發經驗的供應商,自己開發軟件,可以說舉步維艱。但如果擁有近百年積淀的車企與供應商聯手,則有更大的勝算。

摸著石頭過河,已遭遇重重困境打擊的大眾,會重蹈當年諾基亞的覆轍嗎?

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

責編 孫磊

原標題: 車企難過軟件關,大眾會重蹈諾基亞覆轍嗎?

特別提醒: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,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。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,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。

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

0

0

江西11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